網站地圖

引導創作  推出精品  提高審美  引領風尚

主辦方: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

雜志郵箱 新媒體郵箱
首頁>中國評協>《中國文藝評論》>專題策劃
  • 2021網絡文藝:在塞壬的歌聲里踏浪而行(胡疆鋒 劉佳)

    2021年度中國網絡文藝爆發出強勁活力,現實題材作品的質量明顯提升,爆款作品頻出,網絡文學、網絡劇、網絡綜藝、網絡動漫集體“破圈”,呈現出主流化、精品化的趨勢,網絡文藝制度建設成效顯著,文娛領域和“飯圈”文化亂象的治理力度空前加大,網絡文藝評論賦權趨勢逐漸形成。網絡文藝磅礴入海,難免泥沙俱下,文藝評論如同大浪淘沙。在建設網絡文藝及其評價體系的過程中,我們需要正確評估流量的功能,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環境,警惕“元宇宙”等現象的泡沫化傾向,探索網絡文藝的生產與消費模式,在賽博空間里踏歌前行,讓文藝評論發揮更為積極的引領功能。

    2022-03-07詳情
  • 2021舞蹈:跨界“破圈”中的身體舞動(張延杰)

    文章回顧了2021年舞蹈藝術發展特點,即宏大題材舞劇的小人物視角、舞蹈創作中多藝術門類的跨界融合、引人注目的區域舞蹈發展以及“國風”舞蹈綜藝的“破圈”現象;梳理了2021年引發舞蹈界爭議的話題,包括現實題材創作、中國當代舞的界定以及基于舞種風格的評價標準;分析了這些爭議背后的原因并提出反思和建議。此外,文章認為2021年舞蹈評論存在以下問題:第一,在評論對象方面還有局限性;第二,在評論方法上缺乏問題意識和問題導向;第三,對國際舞蹈動態缺乏關注和了解,并圍繞這三個問題提出改進建議和發展路徑。

    2022-03-07詳情
  • 2021設計:文化凝聚與國計民生的內生動力(潘魯生 殷波)

    2021年是黨和國家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歷史性交匯,國家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設計在文化、科技、經濟、生態和民生不同要素作用下形成鮮明特點,具體體現為國家形象中設計彰顯的時代精神、國貨國潮中文化的賦能作用、數字經濟中創意研發機制的全面轉變、智能制造中科技的加持助推作用、生態回歸趨勢下持續探索的環保主題,以及圍繞一系列民生熱點形成的具體生活優化方案,體現了2021年設計的基本特點、趨勢以及設計的本質和價值。

    2022-03-07詳情
  • 2021電影:沉淀中生長,蓄勢后勃發(丁亞平 王婷)

    2021年中國電影在整體上呈現為多元有序的新發展格局。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對中國共產黨歷史、中國人民奮進歷史的回訪尤為重要,銀幕里新的中國故事相繼上演,搖曳著歷史“真實”的回音。在商業類型片的創作上,各個類型都有長足的發展,類型的探索表現出新姿勢和新景觀。在主旋律敘事和商業類型敘事之外,文藝片以執拗的低音之勢也表達著在場,在創作的層面上延伸了電影的場景和邊界,顯示出電影藝術的當代品格。同時,電影評論的生態呈現出眾聲喧嘩的態勢,國家治理下的電影評論場域如何展現出一個公共性的統一體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2022-03-07詳情
  • 2021戲曲:乍暖還寒(傅謹)

    2021年,浙江婺劇團優秀青年演員樓勝在戲曲界掀起了“樓旋風”,榮登“梅花獎”榜首,且成為這一年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樓勝以其多年刻苦訓練而形成的驚艷全場的絕技,喚醒了戲曲界對技術在戲曲表演中的關鍵性作用的深刻理解與領悟。與此同時,青年編劇羅周逐漸浮出水面,她將毫無懸念地成為有史以來戲曲編劇數量第一人,作品的戲劇性也在逐漸提高。2021年,“建黨百年”主題性創作演出壓倒性地成為戲曲演出的中心,新劇目的創作和演出使這一年成為當之無愧的“獻禮年”,但題材的開掘與多樣化仍是有待跨越的難關。本年度戲曲界痛失郭漢城、杜近芳、沈福存和王文娟等大師,他們的離世更令人們意識到戲曲人才培養的迫切性與重要性。

    2022-03-01詳情
  • 堅持文化為根 傳承文化精粹(謝先瑩)

    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一大、中國作協十大開幕式上的重要講話精神筆談中國評協代表團學習討論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包恩澤攝)堅持文化為根 傳承文化精粹謝先瑩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2021年,是筆者倍感振奮的一年。5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河南省南陽市,對家鄉做好中醫藥文化守正創新、傳承發展工作給予殷殷囑托。12月,筆者又作為代表參加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親耳聆聽習近平總書

    2022-02-26詳情
  • 守正文藝評論觀 與民同行天地寬(金浩)

    作為文藝評論工作者,要及時回應時代和人民的呼聲,與祖國的發展、民族的進步同呼吸、共命運,謳歌時代,服務人民。

    2022-02-26詳情
  • 新時代文藝工作者的使命與修養(胡智鋒)

    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以社會主義文藝創作為中心,分別從目標、對象、本體和國際四個維度對新時代文藝工作者理應擔當的歷史使命提出了明確要求。

    2022-02-26詳情
  • 豐富文藝發展內涵 提升新時代文藝感召力(賈杲)

    如何更好地豐富文藝發展內涵,努力提升新時代文藝感召力,是當務之急。

    2022-02-25詳情
  • 建設新時代文藝評價體系的重要論述(劉宗超)

    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是站在民族、時代、人民的立場,對當代文藝評價體系的系統論述,對建設天朗氣清、山清水秀的文藝生態具有高屋建瓴的指導意義。

    2022-02-25詳情
  • 藝術助推美好生活(彭鋒)

    我們的社會主義文藝要堅定不移地回到“人民”和“美好”的主題上來。

    2022-02-25詳情
  • 開創新時代雜技藝術新氣象(尹力)

    2021年的中國雜技在敘述歷史、創新風格、闡釋思想、書寫中國故事、開拓時代審美等方面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高度,并不斷提升著在主流文藝領域的地位。

    2022-02-25詳情
  • 堅持基于人民立場的守正創新(傅謹)

    努力學習、準確把握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堅持基于人民立場的守正創新,我國的文藝事業就能健康發展,最終涌現出足以代表人類當代文化藝術水平的高峰杰作。

    2022-02-25詳情
  • 新時代文藝的科學內涵與審美品格(李明泉)

    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系列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精神,我認為新時代文藝的邏輯起點、理論框架、科學內涵、美學特征等已構成完整體系,有如北斗七星高、騎麒飛鳳凰,正在成為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蓬勃力量。

    2022-02-25詳情
  • 文藝創作中的辯證思維(徐粵春)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一大、中國作協十大開幕式上發表重要講話,講話通篇閃耀著馬克思主義真理光輝,其中蘊含的唯物辯證法思想,從哲學層面回答了文藝領域的若干重大問題,對于文藝創作具有極強的指導價值。

    2022-02-24詳情
  • 通向有朝氣和銳氣的文藝評論(王一川)

    文藝評論者只有始終堅持自覺自愿的自我批評,不斷進行回頭的自我反思、自我否定和自我調整,才有可能真正磨礪出文藝評論的朝氣和銳氣,推進文藝評論質量和水平的穩步提升。

    2022-02-24詳情
  • 開辟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新境界(夏潮)

    堅持守正創新,煥新中國形象。

    2022-02-24詳情
  • 中國影視作品的海外傳播策略與發展方向(胡建禮)

    當前,中國已是當之無愧的影視大國,不僅每年的電視劇和網劇產量高居世界第一,電影產量也名列前茅,但中國影視作品在海外的傳播還不盡如人意。這主要有東西方文化差異、意識形態差異、影視作品質量尚需提高、中國在全球影視宣傳發行渠道上的弱勢地位等原因。中國影視作品海外傳播的主要策略:一是“存異求同”講好中國影視故事;二是做好海外宣傳發行和銷售工作。只有在內容和宣傳發行上一起努力,中國才能真正從影視大國邁向影視強國。

    2022-01-10詳情
  • 觀念突破與美學拓展——重大主題影視創作的多維思考(戴清)

    本文以2018年以來的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劇與重大現實題材劇為主要研究對象,從創作美學層面切入思考,認為近年來重大主題影視創作在國家、地方 行業與個人需要之間形成了同頻共振,書寫了最有分量的中國故事,成為表現中國精神、傳達中國聲音最有力的藝術載體。文章進一步對重大主題的創作觀念如“深扎”意識、劇作創造力提升、突破觀念演繹及作品基調把握等加以辨析;并對“高摹仿”人物與群像塑造、歷史事件 專業事理與情感心理的關系把握、“意象群”營造以及歷史質感追求等展開藝術美學分析。文章最后對融媒背景下重大主題影視創作在策劃、制播、營銷、審查等多環節所面臨的局限與挑戰進行分析,并對未來創作提出展望。

    2022-01-10詳情
  • 繪制近年中國電影版圖:新格局、新拓展、新態勢(陳旭光)

    2020年以來的中國電影在曲折中前行,呈現出了很多新趨勢、新問題和不確定性:互聯網與電影深度融合,“線上+線下”發行上映機制成為現實;現實題材、“想象力消費”、喜劇美學、“合家歡”情感向、國家記憶等人民群眾的精神消費成為剛需;“新主流”電影仍居于當仁不讓的“頭部”地位,但需要總結生產模式、尋求可持續發展之道;“新力量”導演充滿活力,繼續引領創作。中國電影業的未來發展應該利用好互聯網媒介與巨大的觀眾市場“紅利”,不斷拓展題材風格、類型樣式和美學形態,融合電影工業美學和多元文化,產業與創作格局朝向更為多元、平穩、向好的發展態勢。

    2022-01-10詳情
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不卡,男人自慰特黄高清A片免费,国产特级毛片AAAAAAA高清,久久久久久久人妻无码中文字幕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