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引導創作  推出精品  提高審美  引領風尚

主辦方: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

雜志郵箱 新媒體郵箱
首頁>藝評現場>影視評論>電視評論>正文

電視劇《人世間》:一部當代中國百姓的生活史詩

2022-02-26 閱讀: 來源:中國文藝評論網 作者:張德祥 薛晉文 李躍森 收藏

編者按:由著名作家梁曉聲同名小說、第十屆茅盾文學獎作品《人世間》改編的電視劇《人世間》近日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播出。該劇以居住在北方某城市的一戶周姓人家三代人的視角,描繪了十幾位平民子弟在近五十年時間內所經歷的跌宕起伏的人生,全面展示了當代中國經歷的翻天覆地的社會巨變。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近期邀請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視聽藝術委員會主任張德祥,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視聽藝術委員會副主任,太原師范學院教授薛晉文,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視聽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電視》雜志執行主編李躍森撰文評論電視劇《人世間》,以饗讀者。


《人世間》預告片

《人世間》:書寫生生不息的人民史詩

張德祥

現實題材當代大劇《人世間》在央視播出,引起了廣泛關注,說明這部作品與觀眾的審美需求達成了某種共振。

什么共振?在我看來,就是作品所展示的生活情境與觀眾所經歷的生活實際達成了一種呼應,如影隨形地映照著現實生活,作品里的人物就好像是你身邊的人,抬頭不見低頭見,一回生,兩回熟,三回就得跟著人物走,不知不覺就被帶到“人世間”了。

有生活質感的作品,就有這種藝術魅力,讓人不由自主地關心起劇中人的命運來。所謂的生活質感,就是真實性、生動性、鮮活性,就是讓觀眾感同身受的那種生活的溫度、氣息和人情,說到底,是一種親切的、樸實的、生存的煙火味道。

凡人世間,必有煙火,煙火味是人世間最溫情最本質的味道。不食人間煙火,顧影自憐,終究是太虛無飄渺了,高處不勝寒,何似在人間?所以還得回到人世間。

《人世間》吸引觀眾的首要因素就是這種濃郁的、溫暖的、無所不在、無時不在的煙火氣息。煙火氣息就是為生存而努力、而奔波、而奮斗,追趕著日子往前趕路,一年又一年,這就是生活。

《人世間》很平凡,也是一個“平凡的世界”,不過,它所展現的不是西北的農村,而是東北的城市,表現城市里一個平民社區里,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夫婦和三個孩子的命運變遷。

一個家庭,三代人,五十年,而這五十年又是中國社會從傳統向現代轉變的劇烈變化時期,命運浮沉,跌宕起伏,滄海桑田,天各一方,周家三兄妹的人生軌跡折射出了中國社會的巨大變遷和人民生活的巨大變化。

每一天都是平凡的,但每天都在變化著,時間長了,回頭一看,變化巨大,巨大得不平凡。從知青歲月到改革開放,國家在探索中前進,每一個人也是在探索中前行。該劇的社會意義就在于通過一個家庭的變化描繪出一幅社會變遷圖譜,從生活史中看到了國家與社會的發展史。

當然,《人世間》的引人之處,還在于“家”?!凹摇笔巧鐣罨镜膯挝?,是生活煙火升起之所,正所謂炊煙裊裊,因而是生存的依托之處。從家家戶戶到村村寨寨,再到城鎮和城市,這人世間就是“家”的聚集,“家”的比鄰而形成了萬家燈火。

家,又是親情、鄉情、鄰里情的載體,人之情的濫觴?!度耸篱g》就是從家寫起,一張“全家?!敝蠖嗌倌?,才能遇到另一張“全家?!?,周家兄妹無論身在何方,都牽掛著這個家,也被這個家系念著,家是根。過年了,就想回家,就想團圓,那是血液里帶來的情感歸屬的基因,最深沉,也最濃烈。沒有任何一個民族具有中華民族這樣深沉的“家”的情感,這是一種無形的凝聚力。

當然,家里也有性格沖突,有代溝,有矛盾,這些矛盾起源于骨肉親情之愛,愛的另一面叫疼痛,所以叫疼愛。但無論怎樣,孩子長大了,就要開枝展葉,另筑新巢,蛻舊變新,一代一代生生不息。

人來到世間,都是有使命的。人與人的差異,就是人們以不同的價值觀為導向,走過不同的人生路徑,顯示不同的人生價值?!度耸篱g》里的各色人等,在時代大潮中起起落落,尋找自己的愛情,尋找自己的位置,發揮自己的才能,這個過程并非一帆風順,甚至有的人早早殞命。

人世間,多歧路,周家三兄妹,誰沒有經歷過挫折?像周秉昆那樣,坎坷不斷,磕磕絆絆,但無論如何,人總是要努力向前走。人未必都能轟轟烈烈、驚天動地,平凡的人生同樣需要扎扎實實的腳步,兢兢業業地付出,善良在心,希望在前,腳步就有力量,生活就有勁頭,人生就有光彩。向前向善,這就是《人世間》啟示的人生坐標和目標。

劇中人物眾多,最有性格魅力的是幾位女性形象,喬春燕開朗豁達,有一種勇于面對生活的潑辣勁,鄭娟堅韌勤勞,撐起了一個家。就是醬油廠那個“曲書記”曲老太太也個性鮮明,戲份不多,別有神態,她心地善良,作風正派,原則性強,帶有濃厚的曾經的“老”干部“范兒”,所以,她常常被誤解為“官僚”,實際上她最實事求是。

《人世間》從家庭延伸開來,鋪展到工廠社會,從平民到高干,近半個世紀的歲月滄桑,娓娓道來,描繪了社會嬗變的生活畫卷,傳遞出中國人的生存奮斗精神,堅忍不拔,生生不息,可謂是一部意味深長的生活史詩。

《人世間》由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三駕馬車”聯合推出,與電影《1921》、劇集《心居》組成了騰訊影業、閱文影視的“時代旋律三部曲”??梢钥闯?,騰訊影業的創作在題材選擇上,注重貼近現實、接地氣。期待在不久的未來,“三駕馬車”能為新時代文藝再添佳作。

*作者:張德祥,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視聽藝術委員會主任

*來源:“半月談”微信公號(點擊查看)

拙樸而厚重的史詩性精品力作

——央視現實題材電視劇《人世間》觀后

薛晉文

由騰訊影業、新麗傳媒、閱文影視“三駕馬車”聯合推出,李路執導并擔任總制片人、編劇王海鸰根據梁曉聲獲得“茅盾文學獎”小說改編的同名電視劇《人世間》,近期在央視一套黃金檔火熱播出。該劇主要講述了江遼省吉春市“光字片”社區一戶周姓人家幾代人沉浮起落的命運故事,展示了改革開放前后中國社會歷史的巨大變遷,歌頌了基層社會小人物頑強的生命意志和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作品以一流的故事講述和人物塑造、引人入勝的情節和具有美感的畫面引發了廣泛共鳴共情,是近年來不多見的一部思想性和藝術性俱佳的高質量史詩性力作。

主題思想深邃厚重耐人咀嚼

一流藝術作品的主題思想具有“橫看成嶺側成峰”的優秀潛質,電視劇《人世間》同樣不例外。作品將普通工人家庭成員的命運放置到大時代的環境中予以打撈鉤沉,電視劇從1969年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開篇到改革開放等時代的變革發展,將小人物與大時代的命運緊緊纏繞在一起,個體的生存環境和命運處境與時代癥候變化緊密相連。就此而言,家族史是濃縮的社會史,社會史是放大的家族史,劇中表現的周秉昆兄妹等一代個體生命的心靈史和命運史,其實也是一部中國社會的變遷史和社會轉型史,小人物的命運之窗被時代風浪日夜拍打著,時代旋渦裹挾著小人物一路向前,這就是大多數普通人的人生常態,似乎也是無數個體生命與時代達成的無言契約。

古今綿延,很少有人能逃離時代的影響,也很少有時代變遷未施以個人命運任何波瀾,個體與時代的纏繞和變奏是社會歷史發展的普遍軌跡,這樣的哲學思維和思想況味引發了許多觀眾的審美共鳴。換句話說,創作者秉持厚重深邃的藝術哲學觀,體現了對普通工人階層的深切關注和深情撫慰,同時彰顯了整體把握和解讀時代的審美理想,試圖以周家的家庭秘史去解讀和詮釋大歷史氣象,以周家的家庭小文化去演繹和書寫中華民族的大文化景觀,奮力在現代性的征程中捕捉和鉤沉中華民族生生不息和逆境崛起的內生動力。作品告訴我們,個體的善良正直和奮斗自強是民族日益強大的原動力,個體生命敢于和命運叫板的昂揚斗志是民族經山歷海一路向前的生存偉力,無數個體人性中積淀匯聚的幽光和星星之火,鑄就了我們今天幸福生活和社會歷史成就的燎原之勢。

人物形象立得住、傳得開

電視劇《人世間》的人物和細節創作匠心獨運。主人公周秉昆的人物形象尤為突出,在他身上具有一種強力意志和生命自覺的欲望,自我奮斗和超越苦難的人物主體性傾向十分鮮明,他生性憨厚又略顯少年老成,正直善良又勤勞堅韌,自尊自強又尚禮樂群,敢于在擔當挑戰中面對生活的困境和阻遏,具有不服輸、重情義、敢較真的執拗和執著,這種不懈追求和敢于抗爭的精神具有移情共鳴作用,成為全劇最為吸引眼球的審美興奮中心。同時,他崇尚自力更生和吃苦耐勞,沒有被生活的重負和不幸壓垮,始終堅守人生的夢想和理想,精神力量的強大足以戰勝一切艱難險阻,雖然生活異常艱難,但理想和激情依舊在其身上熊熊燃燒,激起了幾代奮斗者的共鳴。另一位主要人物鄭娟身處逆境,其包容大度、隱忍堅強和憂而不傷的性格魅力令人稱道,其愛而有度、愛而有道的人格品質使得人物形象極具感染力,我們常說,人物品質是命運壓力測試的結果,承受壓力越大和超越壓力的精神越生猛,越能見出人物的美好品質和性格真相,鄭娟當屬這樣的優秀典型人物。此外,周蓉單純率真而又充滿理想主義的性格、春燕潑辣直率和敢說敢做的性格、曲書記剛柔相濟開明包容的性格均令人過目不忘。

創作者試圖借助周家三兄妹、鄭娟、春燕等人物群像向社會和逝去的時代致敬,工人兄弟雖然曾經歷生活困頓、物質貧乏,但他們不甘心被命運擺布和捉弄,奮起掙扎并左右突圍,彰顯了個體生命的崇高價值和堅韌品質,凸顯了當代工人階級獨特的脊梁精神。他們即使遭遇命運洼地,也依舊如野草般頑強生長并艱難求索,這抑或是中國工人階級的本色與特質,而這些寶貴的品質隨著時代變遷依舊熠熠生輝。

畫面造型逼真傳神展現韻味美感

電視劇《人世間》在造型方面下足了功夫,詮釋了形象先于思想的真諦,創作者在精益求精中讓每一幅畫面都充滿了情感和內涵,追求傳統電影膠片的質感和美感,人物和景物造型具有高度的真實感和強烈的代入感,讓觀眾在瞬間融入特定的時代環境和生存語境之中,而且這種真實性和假定性高度統一的造型本身就是敘事內容,具有參與敘事和推動劇情發展的作用,通過逼真的衣食住行、鍋碗瓢盆、言行舉止等細節造型,喚起觀眾對特定年代生活方式、生存方式、情感態度和價值取向進行二度創作,有利于在敘事和接受中生發強烈的“劇中人”的共鳴情感。

雖然生活和命運異常艱苦和坎坷,但全劇畫面主體造型的色彩較為溫暖亮麗,反映了底層人物對走出生活困境、收獲夢想充滿了信念,以暖色調給人信心和力量,這些畫面造型意象具有整體性的象征升華功能,傳達了底層人物樂觀向上和向死而生的達觀人生態度,彰顯了撫慰憂傷和引領希望的悲憫情懷。

*作者:薛晉文,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視聽藝術委員會副主任,太原師范學院副校長、二級教授

*來源:“中國文化報”微信公號(點擊查看)

《人世間》:用日常生活的史詩性打動觀眾

李躍森

與大量流行作品不同,電視劇《人世間》沒有離奇曲折的情節,沒有炫人耳目的視覺影像,卻給觀眾帶來強烈的美學震撼。這是一部50年來普通人的奮斗史,也是一部50年來普通人的心靈史。它寫了生活中的苦難,卻不靠苦情敘事撩人;寫了對美好生活的期許,卻沒有販賣廉價的理想主義。它的全部魅力體現為一種敘事上的恰到好處。

作品中充溢著一種富于歷史感的現實主義精神。在時代潮流的沖擊下,周家三兄妹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從身不由己到自覺掌握自己的命運,透過他們的成長經歷,作品真實地再現了從60年代末到2016年的歷史進程,從中折射出東北老工業基地在改革中的陣痛、蛻變和新生?!肮庾制笔且粋€極具隱喻意義的生活場景。狹窄而混亂的街道、逼仄的室內空間,都帶來受到擠壓的憋悶感。三兄妹在這里長大,他們的根在這里,對于善惡是非的認識源于這里。就是這個地方,催生出三兄妹和他們下一代對于改變命運的強烈渴望,包括周秉義身居高位后為老百姓辦實事的動力。人與環境的互相滲透賦予作品以情感的深度。值得稱道的是,主創在表現普通人美好情操的同時,也沒有回避他們的局限性?!肮庾制钡睦辖址粋冊诳嚯y中相濡以沫,時代進步了,鄰里之間也出現了摩擦和矛盾。這里,對生活復雜性的細致剖析賦予作品以強烈的現實穿透力。

同時,這也是一種浸透著人文關懷的現實主義精神。主人公周秉昆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他善良、正直,有時也會沖動,一生都沒有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業,似乎他的人生使命就是過日子。但他敢于沖破世俗偏見,大膽追求愛情,面對命運的不斷打擊,創傷累累依然保持著對生活的純真。世界在變,而他的內心始終保持不變,這種不向生活屈服的強韌就是一種普通人的生活信念。他的身上沒有英雄光環,沒有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但最動人之處恰恰是這種平凡。這是普通人的生存勇氣,是歷盡滄桑之后的生命本色。他的身上蘊含著平民英雄主義的悲壯感。讀懂生活很難,誰讀懂了,誰就是生活的強者。當然,主創也寫了他在感情經歷中的動搖與彷徨,惟其如此,這個人物才可信、可愛。這部作品最了不起的成就,便在于塑造了這樣一個完整、豐富、不可摧毀的精神世界。

顯然,主創是在有意識地追求一種日常生活的史詩性。作品的影像風格平實、樸素,感情飽滿,卻不煽情、不刻意,不疾不徐,娓娓道來,依靠對生活細節、生活狀態的精準捕捉,產生扣人心弦的力量。這種敘事的從容不迫顯示出主創在藝術上的高度把控能力。比如有時周秉義夫妻二人、周秉昆夫妻二人的對話,都在平淡、不經意間透露出深沉的生活況味。這些富于人性光芒的細節,透過現實關懷體現終極關懷,帶來強烈的心靈沖擊。整部作品呈現出一種高溫淬火之后的寧靜。因為寧靜,所以厚重。

培根鑄魂應是根本,化人通心方為正道。在小說出版初期,騰訊影業與李路導演共同選擇決定拍攝。隨后,騰訊影業獲得了《人世間》長達8年的影視改編權。在創作中不急于求成,不急功近利,這種耐心本身是對藝術規律的尊重,是作品成功的重要保證。在社會心態較為浮躁的今天,騰訊影業能夠堅持從作品的思想文化價值出發,把握時代脈搏,傳達人民心聲,通過生動可感的藝術形象塑造時代精神、民族精神,體現出高度的社會責任感。電視劇《人世間》以品質追求效益,不僅為觀眾提供了豐厚的精神滋養,而且為影視行業未來的發展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作者:李躍森,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視聽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電視》雜志執行主編

*來源:“國是直通車”微信公號(點擊查看)


簽發:楊曉雪

審核:張利國


延伸閱讀:

  電影《1921》把建黨放在國際視野中呈現(張德祥)

  新時代現實主義電視劇的正大氣象(薛晉文)

  《太行之脊》:宏大敘事與個性化表達(李躍森)




  • 中國文藝評論網

  • “中國文藝評論”微信公號

  • “藝評中國”新華號

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不卡,男人自慰特黄高清A片免费,国产特级毛片AAAAAAA高清,久久久久久久人妻无码中文字幕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