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引導創作  推出精品  提高審美  引領風尚

主辦方: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

雜志郵箱 新媒體郵箱
首頁>中國評協>《中國文藝評論》>其他>正文

從虛擬現實到虛擬成為現實——“元宇宙”與藝術的“元宇宙化”(周志強)

2022-03-09 閱讀: 來源:《中國文藝評論》 作者:周志強 收藏

【編者按】在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發布的“2021年度十大網絡用語”中,“元宇宙”以年末爆款姿態占據一席,也因此,2021年被稱作“元宇宙元年”,但“元宇宙”一詞并非今天才出現,它源于1992年尼爾·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說《雪崩》。在全民熱議元宇宙、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的當下,我們嘗試把這個從文藝界走出來的熱詞“接回家”,回歸文藝領域,用文藝評論的方式客觀理性地進行辨析。本期“藝見”以“元宇宙與文藝新空間”為主題,特約不同研究領域的專家學者從文藝出發,以多維視角共同探討元宇宙的昨天、今天與明天,并期待未來文藝發展的新空間更加廣闊多彩。

(圖片來源于網絡)

從虛擬現實到虛擬成為現實

——“元宇宙”與藝術的“元宇宙化”

何謂“元宇宙”?簡單說,就是通過人體感知技術和數字互聯網的結合,讓人們以身心融入的方式,沉浸在虛擬現實情境中的一種數字化空間。AR、VR和MR設備的日漸低廉和簡便,讓越來越多的人可以使用這種技術聚在一起游戲、社交和交易,于是,形成了相對穩定的虛擬現實生活空間。我們不妨借助《清明上河圖》來想象這樣一種畫面:戴上虛擬設備(或者進入虛擬感知房間),我們立刻進入了宋代市謠聲圍抱的開封街頭;你決定選擇一件將軍的服裝,于是找到一家店鋪購買;這件虛擬衣服,需要你通過支付寶付費并提出細節要求,由現實世界中的一個工作室接單,經過設計,最終制作完成;你又看中了一塊閑置的土地,發現此土地屬于騰訊公司,于是你通過QQ幣購得——現實中付費15元;這時你決定在這里建設一家劇場,將你的個人云數據與某個你喜歡的明星融合,制作曹禺《雷雨》的演出活動;于是,你向另一家公司購買了北京人藝系列虛擬角色,支付了相應的版稅后,你開始了自己的演出;每天夜幕降臨,會有其他人購票進入你制作的劇場觀看你個人版的《雷雨》——也許你安排了四鳳最終嫁給了周沖,也許你讓繁漪走出了家門,成為一名職業女性……無論如何,在《清明上河圖》的一個外觀宛如茶樓的空間中,你有了自己的另外一種人生:職業話劇導演、制作人、演員兼策劃。

不難發現,未來“元宇宙”在藝術活動的領域有可能創生截然不同的美學景觀:以前是接受者外在地觀看或閱讀藝術作品,現在是每個人都以身心沉浸的方式進入藝術活動之中;以前是藝術家執行自己的美學意志,現在是接受者行使自己的美學權力;以前是作品作用于人的視聽器官,現在是感知技術令一個人的身體完全沉浸在藝術作品之中,乃至于不通過視知覺也可以看到、不經由耳朵也可以聽見——感知技術直接作用于大腦神經;以前的藝術文本鼓勵接受者忘記身體,保持觀察的視角,現在則要求每個人放棄觀察視角——如繪畫中的散點透視,整個身心融入虛擬景觀中;以前,藝術依靠媒介作用于人,現在則令“媒介消失”,讓感知直接與感知“對象”(數字情景)融合……在這里,瑪格麗特·威特海姆(Margaret Wertheim)所說的中世紀藝術家的“靈魂的內眼”(the inner eye of the soul)逐漸消解,“身體的物理眼”(the physical eye of the body)成為核心。

事實上,元宇宙會給藝術創造出截然不同的意義。波爾特(Jay David Bolter)提到,虛擬現實使用的是感知媒介而非符號媒介,所以,“感知邏輯”而不是“觀照邏輯”才是元宇宙敘事的核心。元宇宙追求身體的沉浸,但是,這種沉浸不是消極的、被動的,而是積極的,是需要參與者積極參與文本并進行“嚴格想象”的。在這里,場景(setting)、情節(plot)、角色(characters)才是關鍵,敘事者消失,故事永遠沒有結局,也不需要結局。

顯然,“元宇宙”可以顛倒藝術和人的傳統關系,徹底改造藝術活動的舊的規則、形態、理論和評價方式。更有意思的是,元宇宙允許任何人——當然需要一定的經濟條件和技術能力——在其中建立自己的(虛擬)人生,所以,“宏大故事”的時代將會逐漸終結,而“小故事”時代將會開啟。元宇宙將會是各種人、各種欲望和各種故事自然交織形成的“虛擬現實敘事空間”。藝術不再是傳統的“樹狀結構”,即任何故事都是存在主線和分支的,而是德勒茲所說的“織物結構”:萬千意義交織,鋪成元宇宙的地面。

那么,元宇宙的發展,會給當前的藝術帶來哪些可見的新變呢?

第一,“平行現實”型藝術的出現。

元宇宙這個概念出現在1992年美國作家尼爾?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說《雪崩》中。作者想象了這樣一種情形:電腦通過激光識別人的大腦,從而構建或說是呈現出與現實世界平行的虛擬真實世界,也就是元宇宙。小說描繪主人公阿弘進入自己建立起來的街區:“那是超元域的百老匯,超元域的香榭麗舍大道。它是一條燈火輝煌的主干道,反射在阿弘的目鏡中,能夠被眼睛看到,能夠被縮小、被倒轉。它并不真正存在;但此時,那里正有數百萬人在街上往來穿行……和現實世界中的任何地方一樣,大街也需要開發建設。在這里,開發者可以構建自己的小街巷,依附于主干道。他們還可以修造樓宇、公園、標志牌,以及現實中并不存在的東西,比如高懸在半空的巨型燈光展示,無視三維時空法則的特殊街區,還有一片片自由格斗地帶,人們可以在那里互相獵殺?!彼沟俜疑@一開創性的想象,形成了有趣的平行世界故事的起點。

尼爾?斯蒂芬森《雪崩》

當前,諸如《盜夢空間》(克里斯托弗?諾蘭,2010)或者《頭號玩家》(史蒂文?斯皮爾伯格,2018)都展示了平行宇宙故事的魅力,但是,這些平行世界的故事都是作家臆造的;未來,元宇宙的開發和使用——盡管可能還需要五到十年的時間——會創造出各種意想不到的真正的平行世界的故事:元宇宙婚姻、死亡、重生、穿越、權力爭奪與陰謀背叛……元宇宙的虛擬現實允許人們把單一的人生變成多次使用的故事,這不再是通過個人臆想實現的故事,而是真實的人類在虛擬現實空間里通過“遭遇”實現的故事——它只有情節,沒有結構;只有故事,沒有線索。

第二,“元宇宙化創作”的自覺和繁盛。

目前,元宇宙尚處在理念階段,但是,通過自己的作品人物和社會生活的“創生”,創造一個元宇宙化的世界,開始成為藝術家的自覺。在2021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網絡作家唐家三少就直言,未來網絡作家的一個可能性貢獻就是具有元宇宙意識的創作,通過這種創作,在不同的作品中創造出相對完整的、體系化的時空世界。值得一提的是,網絡作家貓膩創造了不同類型的小說,但是,其《將夜》《擇天記》就已經隱含了這種元宇宙化創作的影子:不同的作品,同一類人生哲學和世界知識,同一種行為范式和環境生態。也許在可見的未來,一個偉大的作家不再僅僅因為其文字而被世界關注,還可能因其人物和生活被開發為“虛擬現實世界”——元宇宙——而長存于人們的日常生活經驗之中。

第三,虛擬現實技術的發展,已經開拓了一種“沉浸藝術”。

2019年,央視以VR的形式直播了大閱兵,眾多觀眾雖然沒有到達天安門廣場,卻已經通過3D眼鏡技術感同身受,且自由轉換視角,沉浸在國家繁盛的元宇宙情景之中;這兩年,上海、北京、成都、天津等地相繼開始“沉浸劇場”的實驗,著名演員的虛擬形象與當地演員同臺演出,已經去世的歌星竟然現身舞臺,攜手今天的青年歌手一起演唱。未來,越來越多的虛擬設備可以把不同地域的觀眾帶入沉浸劇場空間,也可以把不同地域、國別和時代的演員匯集在一起,打造同臺盛會。

事實上,元宇宙對藝術的革命性影響還不止于此,一種更值得我們思考的可能性乃是建立在“藝術創作元宇宙化”基礎上的藝術與生活的一體化。

目前來看,元宇宙的開發將會首先在游戲和社交領域有所開拓,這將極大地改變未來藝術創作和消費的邏輯,傳統的藝術與生活各自保持獨立——藝術乃是黑格爾所說的“第二自然”——的狀況將會被改變。之前,電子游戲對藝術的一個重要影響體現在電影的游戲化:一方面,越來越多的電影改編自游戲,游戲的玩家秒變電影的觀眾;另一方面,電影的視覺呈現越來越多地采用游戲引擎基礎上的視角和畫面。在今天,元宇宙的開發則帶來新的“藝術—游戲”生態,藝術活動會成為游戲中的組成部分:游戲直播本身創生新的劇情;角色扮演和故事演繹可以自動錄屏保存,成為新的影像;人們在元宇宙中通過游戲進行交往,形成新的藝術創作團隊;虛擬歌手洛天依、言和被眾多“粉絲”在元宇宙中養育而成為“明星”……

總而言之,元宇宙對藝術新領域新空間的創生總是與這樣一種嶄新的情形相關:一方面,藝術不再是身體之外的精神之“魂”,而是植根于身體經驗的感知之“魄”?;暾?,身體外之精神也;“魄”者,身體內之陰神也。元宇宙讓藝術從“魂”的時代跳躍而進入“魄”的時代,每個人都將以“故事人”的形式開拓另一種生存的空間。同時,“故事”也不再是藝術之專有,而成為現實人生的真實經驗?!疤摂M現實”在這里將要告別它的“摹寫現實形態”:通過數字技術建立對現實的高保真呈現、摹仿或拼接、疊加;轉而走向未來虛擬現實的“創生現實形態”:虛擬不再是一種簡單的技術幻覺,還化入人類的生命經驗和感知記憶,成為人類的“另一種現實”。從虛擬現實到虛擬成為現實,元宇宙顛倒藝術與現實的關系,并重塑藝術的美學范式。

*本文系2021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虛擬現實媒介敘事研究”(批準號:21&ZD327)的階段性成果


作者:周志強 單位:南開大學文學院

《中國文藝評論》2022年第2期(總第77期)

責任編輯:韓宵宵


☆本刊所發文章的稿酬和數字化著作權使用費已由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給付。新媒體轉載《中國文藝評論》雜志文章電子版及“中國文藝評論”微信公眾號所選載文章,需經允許。獲得合法授權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為作者署名并清晰注明來源《中國文藝評論》及期數。(點擊取得書面授權

《中國文藝評論》論文投稿郵箱:zgwlplzx@126.com。


延伸閱讀:

藝見 | 元宇宙與文藝新空間(一)(“中國文藝評論”微信公號)

喜訊 | 《中國文藝評論》晉身C擴

2021年《中國文藝評論》雜志征稿征訂啟事

《中國文藝評論》2022年第2期目錄

敢于面對自己不懂的“生活” ——現實主義的文體哲學與典型論的哲學基礎(周志強)




  • 中國文藝評論網

  • “中國文藝評論”微信公號

  • “藝評中國”新華號

国产精品无码MV在线观看|国产精品无码久久久久|国产精品无码麻豆放荡AV|国产精品无码免费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