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引導創作  推出精品  提高審美  引領風尚

主辦方: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

雜志郵箱 新媒體郵箱
首頁>藝評現場>影視評論>電影評論>正文

最冷的雪 最熱的血:評電影《狙擊手》的對比手法運用(蔣蒲英)

2022-04-02 閱讀: 來源:新湖南客戶端 作者:蔣蒲英 收藏

電影《狙擊手》并不熱,但不妨礙它的好看又耐看。其中對比手法的運用爐火純青,讓觀眾不經意間走進了七十年前炮火連天抗美援朝戰場,大永、劉文武、亮亮、老二、小徐、胖墩等英雄形象也從銀幕走進了觀眾心里。

故事背景是抗美援朝戰爭第五次戰役后,中國人民志愿軍與聯合國軍在朝鮮戰場上形成僵局,雙方發起了低強度的密集的狙擊戰。1951年7月10日,朝鮮停戰第一次談判在開城舉行后,朝鮮戰爭一直在談談打打,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戰場上已經沒有明顯的優勢,美國人在戰場上的失意想從談判桌上找補回來,中國人民志愿軍不答應,中國人民堅決不允許。雙方的較量,從戰略、戰術、士氣、后勤到戰技,狙擊手成為制勝的關鍵,狙擊手出場了。

美國精英狙擊小隊是從美國本土專門調配而來,直接受司令官指揮。我們的狙擊手是在連長領導下的狙擊五班的戰士,當然他們也是身經百戰、身手不凡。用現在的話來說,美國的狙擊手是外請的,是外援,是空降的。我們的狙擊手是土生土長的。觀眾不由得為我們的戰士捏了一把汗。另外一個是狙擊裝備,美國兵人手一套最好的狙擊設備:狙擊步槍、瞄準器、無線通訊話筒、穩定器,距離計算設備等等。我們的戰士只有一副望遠鏡、兩個汽車反光鏡、經過戰士們自己改制的普通步槍,由于是臨時接到背偵察兵亮亮回來的任務,準備不夠充分,子彈也要省著打。


美國狙擊兵對劉文武進行了詳盡的研究分析,知道劉文武前兩次受傷都是為了救戰友,這次以劉文武好朋友“擔架兵”亮亮為誘餌,目的是活捉劉文武,得到勛章和榮譽,從而布設了一個陷阱。而我們的狙擊班是執行背亮亮回來的任務,目的簡單而明確。對形勢分析是在戰斗中逐漸進行的,因為亮亮如果一直躺在雪地上,是不可能撐這么久的,才明白“亮亮”是誘餌,才明白美國兵的“用意”,才有劉文武用自己去交換“亮亮”的情節,這一切都在美國大兵的意料之中。美國兵有精心搭建的掩體,而狙擊班暴露在敵人的射程之內,可以說,這場較量是從屠殺開始的。


美國兵是用無線電設備相互聯系,用科學儀器精準計算,他們之間是機器聯系著的利益茍且。而狙擊五班,在劉文武犧牲之前,根據他們以往的合作,大永目測計算火力點及角度,其他戰士分工報告敵情,然后劉文武進行匯總、分析、判斷、指揮。劉文武犧牲后,大永拿著班長的望遠鏡和反光鏡,獨自判斷、決斷,克服“手慢”的缺點,一對二,完勝。當一個美國兵看到隊友被擊斃時,有了逃離戰場的想法,被美國狙擊隊隊長用“恐嚇”與“欺騙”才留了下來。狙擊五班的10多個戰士,在一個接一個的犧牲后,活下來的戰士沒有退卻,沒有遲疑,完成“戰斗任務”是他們的不二選擇,為了叫醒亮亮,他們高唱《跨過鴨綠江》,這個讓美國大兵不解的舉動卻是他們同仇敵愾的極致表現。他們惦記家鄉的歌謠,珍惜老婆打的毛線手套,記掛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們有對美好生活的共同向往。

天寒地凍,冰雪茫茫,戰士匍匐在雪地上,不一小會兒,胡子,眉毛上都嵌滿了雪,但戰士們依舊以極大的熱情投入戰斗。當狙擊五班的戰士受傷或犧牲時,熱血涌動,冒著熱氣,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在冰冷的雪地上散發著他們最后的熱。影片通過冷與熱的對比描寫把英雄的形象烘托得無比高大,藝術的展現了他們以血肉之軀御敵于國門之外,觀眾的景仰、敬佩油然而生。


雙方狙擊手的敏銳的觀察,快速的反應,精準的計算,一切都在快速變化,配上狙擊手冷靜的語調,急切的聲腔,一切都在瞬息萬變,一切都在快速運動。而躺在雪地上的偵察兵亮亮,從紋絲不動到掛滿雪花的眼睫毛的翕動,到微微睜開眼睛、與小男孩并肩躺在雪地里,到最后竭盡全力把繃帶扯開,用血書寫“孩子糖”的動作,再到用針把空氣打進身體的決絕,快速運動的狙擊手與靜靜躺著的亮亮,雖然動作截然不同,但戰士們的心是相通的,在亮亮與大永的對視中完成了動與靜的對接,故事在此處達到了一個高潮。


美國狙擊手用劉文武的好朋友亮亮的身體布置了一個局,而狙擊五班的戰士執行任務把偵察兵亮亮搶回來,是志愿軍指揮部的部署,小局套大局。局與局的對比讓人在流淚的同時更多的是思考,一個有小聰明的人布的局往往都是小局,而放眼人類未來的人,以和平、正義、進步、發展為己任的人,才能夠從大局出發,用大義感召人,我們的志愿軍戰士才能勇往無前,朝鮮族小男孩才能篤定前行。

縱觀全篇,主創人員通過對比渲染氛圍,通過對比推動情節,通過對比抒發情感,通過對比,讓戰士充分發揮戰斗天分,人必勝“機”,通過對比書寫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的抵抗外辱的英雄史詩:狙擊五班雖然沒有被記載在軍事史上,但永遠活在人們心中。

我們銘記志愿軍的豐功偉績,艱苦卓絕的抗美援朝戰場上,他們在最冷的雪上用最熱的血堅定的書寫了兩個字:戰士。

影片是送給普通戰士的最美的贊歌。


(作者:蔣蒲英,湖南省文聯網絡文藝發展中心主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


延伸閱讀: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縱覽

“春天花會開”:民歌新概念流行新元素(蔣蒲英)

在黨史學習教育中增強文化自信(蔣蒲英)




  • 中國文藝評論網

  • “中國文藝評論”微信公號

  • “藝評中國”新華號

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不卡,男人自慰特黄高清A片免费,国产特级毛片AAAAAAA高清,久久久久久久人妻无码中文字幕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